散中游鹿

【茨狐】你所不知道的事


#cp预警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一】

  有时候,茨木童子也会和妖狐一起喝酒。

  相似的白发,相似的金眸,就连笑容,也是同样的骄傲自信。

  他们往往轻碰一下杯,漾着杯中的清酒,张开唇露出口里的獠牙一口饮下。

  有些辛辣的味道随着液体流过喉咙,随之而来的香醇,让人忍不住沉醉。大妖靠着盛开的樱树,偶尔会有粉白色的花瓣飘进杯中,白瓷清酒落粉樱,倒也有趣。

  若是落在大妖的身上,大抵是要妖狐负责拣的,柔软冰凉的手捻起娇嫩的花瓣,轻轻一吹,就让它飘飘摇摇的飞向远方。

  轻佻的笑落进大妖眼里,这一吹,便又成了妖狐庸俗的浪漫。

  “吾不需要靠着她的妖力来证明自己。”大妖轻声道,垂着眸显得有些落寞。

  妖狐用扇子半掩住脸,大妖这一句有些突兀,而他明白。

  茨木童子是寮里唯一的六星式神,是大将,不知道为大家打了多少材料,刷了多少经验,拿了多少次斗鸡的低保。而这一切却都是跟那个强大的一直护着他们的吸血姬,他们的大家长换来的。

   以大妖的骄傲,或许是有些难以接受了。但是,

  “寮需要你的力量。”

   妖狐漠然说完,似是醉了,脸上挂着淡淡的红晕,衬得眼尾的红愈加显明。他贴近大妖躺在了大妖的腿上,阳光温暖明媚,微风拂面不甚恼人,妖狐醉了,他闭上眼睛似是睡了。

   大妖伸手在杯里沾了沾,将点点清酒染在妖狐的唇上,他轻轻的用指腹摩挲,随即一把扇子不轻不重的敲在了大妖的身上。

   “无礼之徒。”
   

【二】

   茨木童子是被阴阳师好好养着的,虽然阴阳师非的拿不到爆伤,但还是努力给他凑出了普暴,也不知道肝了多久,还帮他满了技能。

   他有些高冷,大概是因为找不到可以话痨的挚友吧——毕竟阴阳师非到连酒吞童子的碗都没有。

  寮里的小妖有些畏惧他。当然萤草不算,茨木童子永远都忘不了某只柔弱的草妖将大蛇摁在地上暴锤的样子。

    总体来说,大家相处的不错。闲时的寮聚会也总是充满了乐趣。

    茨木童子遇见妖狐的时候,两只妖还是没有现在那么强大,白发的书生喜欢好看的人或妖——仅限于女性,而傲慢的大妖拥有的容颜只能是对狐狸的挑战。

    那时候的书生还没有现在这么成熟,几分野气几分冷酷,虐杀女性的传言更让他多了几分残忍。

  “美丽的少女啊,成为小生的命定之人吧。”书生用扇子遮住诡异的笑容,他伸手牵起鲤鱼精,心中想着这是第几个收藏,最后却在雪女和吸血姬的凝视下,仓皇离开。

   但阴阳师的喜爱不是假的,大家的友好与生死与共也不是假的,妖狐到底不是石头做的心肠,他还是成长了。

   “风袭。”刷刷两下,优雅的为战斗结了尾。风雅之士握着扇子将打来的御魂交给了阴阳师。

   大家都说他和茨木童子很像,一身红白,就连外貌特征也那么相像。只是他是优雅从容,后者是耀眼强大。

   他们本该是对立的,畏惧与鄙夷,羡恨与狂妄。但妖狐太受宠了,他有他的骄傲与自信,大妖也不是看不到狐狸的成长与付出,对于一个可敬的式神,大妖用着大妖的方式尊重。

   战斗的时候,妖狐往往没有茨木童子那么强大,有时候身上的伤太重了,只能被大妖搀扶着离开,有时候他先倒下,就只能被大妖抱着回去。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到手的金闪闪的御魂,和放下心来的相视一笑。

【三】

   新年的时候妖狐喝的大醉,不,整个寮都喝的大醉。

       阴阳师坐在石凳上控诉非的悲惨,萤草跟着白狼和雪女待在走廊上聊天,蝴蝶精围着她们唱了几只歌,优美的歌声飘进了庭院的角落。吸血姬被金鱼姬当成了荒川之主,大声的嚷嚷要挑战他,夜叉走到阴阳师面前大声质问青坊主在哪里,而妖刀姬则靠着自己的刀睡着了,一切看起来像是群魔乱舞,非常的混乱。

   妖狐是这个时候抱着酒坛子过来的,他没有穿鞋,月光映在了白雪上,他踏着雪,就像是乘着月华而来。

   茨木童子让出一个位置给他,妖狐顺势坐下来,把酒倒进大妖空了许久的杯里,又给自己盛满,他和他碰了碰杯,烟花在这时开了起来,各种颜色的、亮眼的,非常漂亮。茨木童子喝着酒,看清了妖狐那双沾染笑意的眸子。

  干净,好看,还有点不清醒。

  大妖想着忽然觉得有点热——大概是酒的缘故吧,于是他将酒杯再次装满。

  倏地,妖狐用折扇挑起了他的下巴,俯下身子与他贴近,他们的鼻尖挨着,过近的距离让大妖闻到了狐狸身上的酒气,妖狐显然醉的不轻。

  “在小生的怀里沉眠吧,我美丽的……少女啊~”

    妖狐眯起眼睛,藏住名为危险的情绪,他戏谑的笑着,不再和往常一样。

    锋利的指甲搭在茨木童子的脖子上,或许只要稍稍用一点力,大妖就会成为他最完美的收藏。

   这是很冒犯的行为,尽管做出举动的妖醉了。茨木童子皱了皱眉,打算推开他,然而下一秒,大妖错愕了。

   烟花的声音仿佛开在茨木童子的耳边,身旁的酒水淌了一地,妖狐揽着大妖,他们的唇紧紧的贴着,庭院的热闹不再和他们有关,昏黄的烛光让一切更加暧昧。

   他们接吻了。

【四】

      事后茨木童子狠狠揍了妖狐一顿。

   “小生的清誉啊……”比起被打,似乎更令书生崩溃的是和他接吻了。

  为什么呢?茨木童子不想知道。

   但还是有点奇怪的。

   或许是来自于书生别扭的心理。不管怎么样,茨木童子是和他不一样的级别的大妖,也是他过去暗自视为对手的存在,更是一直以来并肩作战的伙伴。
 
   书生向来对女性宽容,即使是男人,也不如何介意,但,茨木童子是完全不一样的的意义。

   就像樱之于桃,就像孟婆之于山兔。

   他们可以是朋友,他们很相像,但他们本质不是同一种妖。

   妖狐消极的和食发鬼在小姐姐堆里混了几天,最后实在无法忍受被各种借口美妆,又窜了回来。

   还未进门,一双木屐啪嗒一声落在他的脚边。妖狐抬头,看见了一位身穿白无垢的女子,她巧笑嫣然的看着他,几缕白发俏皮地落在额前,那实是一张绝美的面容。

  若这是人类的女子,那确实是世间少有的美人,可是对方身上不加掩饰的鬼气出卖了她,这让妖狐不禁想到了一个传闻。

   “罗生门之鬼?”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