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中游鹿

   无法安慰仰慕的人,大概是一件很令人绝望的事情。

【梗】


1.

   顺着撒落的药片一路寻觅看到昏迷不醒的恋人

2.

   背靠背看着星空突然下起了大雨被淋成落汤鸡

3.

    森林里不止住着巫婆还住着喜欢挖陷阱的猎人

4.

   准备了一场萤火虫约会因涉嫌伤害保护动物被罚款

5.

    分手前的最后一个拥抱让心冷的不敢去回想

6.

     梦魇惊醒被迷迷糊糊的对方搂进怀里柔声安慰

7.
  
    一起买家具最后为一块桌布的颜色争执不休

8.
 
    多年前的毕业照已经泛黄如今的同框却笑容依旧

9.

    一封接一封情书如那颗不曾停止跳动的心脏

10.

   相拥入眠醒时仍在死亡却让彼此永远相差一步

 

 

 

【骨科&十题】

 

 

Believe

 

兄长20岁之前的话,我句句当真,20岁后我与他反目成仇,他违心之言甚多,偏偏我信了他那句:

 

“吾会亲手杀你。”

 

 

Mistake

 

当年与鲛人交易后,我被人出卖,性命垂危。兄长千里迢迢赶来,不惜耗费百年修为与护身法器来救我,但我苏醒之后,偏偏认错了、爱错了。

 

 

Promise

 

只要风不停,那吾便不曾离开。

 

 

Remember

 

你要记得,那颗星指引的,便是吾与你的归途。

 

 

Dislike

 

“他配不上你。”

 

“我不在乎,何况,我只不过来通知你一声罢了。我们走,哼!”

 

 

Star

 

“请问一下,你看到我的小妹了吗?这是她的样子。”

 

眼前的少年是兄长十四岁的模样,蓝发、尖耳,眸底清澈,尚不知不知人间险恶。而14岁,也是他一切痛苦的开始。

 

“我知道她去哪里了,我带你去找她好吗?”

 

 

Happy

 

他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

 

 

Joke

 

‘她不愿跟你走,她恨你,她想杀了你。’

 

心魔缠绕着他,男人脸上的疲倦遮掩不住。他喃喃道:

“那便让她恨吾吧,恨吧。”

 

旧时的黄梅与糖糕,孩童天真的话语,哈。

 

 

Crazy

 

 不疯魔不成活。

 

早已病入膏肓,无药石可医。

 

 

Leave

 

兄长把我背到那个破庙里为我疗伤,我问他当初究竟是谁救了我,他说他和我早就没有关系了。

 

待我的伤好,他扔下一些丹药后起身离开,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君臣&十题】

 

Important

 

将用于伪装的外套撕碎,脱下华美的衣服,褪去繁复的饰品,浅蓝色的眼睛里古井无波,已不复最初畏惧,但身体仍轻微的颤抖着。

 

他抚上他的脸庞,描摹他的五官。有一天那双眼睛里终究会为他而沾染上爱意。他想。

 

 

Wonderful

 

密谋、情报,还有...内奸。

 

事情真是越来越精彩了。

 

 

Kill

 

“你想杀吾?”

 

“你必须死。”

 

“吾究竟哪里对不起你?你这样对吾,吾实在是痛心啊。”

 

“....”

 

扔掉他手里的剑,他拥过毫无反抗之力的他,看着他,眸里却是一片虚无。

 

“你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你错在没有衡量自己与对手的差距,对手实力太强,而你却不够,所以你只能失败。

 

但是吾不在乎,你把你奉献于吾,吾便满足你想要的局面———所谓的‘不要一错再错’,对吗?”

 

 

 

Unusual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小妹爱上他人,却只敢在她离开后发泄怒火,无能的懦夫。

 

 

 

Talk

 

不管是欺骗还是圈套,只要是你说的,吾皆接受。

 

 

 

Never

 

爱也好,恨也罢,终究是没有过选择的余地。

 

 

Quiet

 

“王,可否允吾独自待一会儿。”他揉了揉眉心,继续说,“吾真的累了。”

 

 “允。”

 

 

Angry

 

 

 当你失了踪,我真想过杀死她。

 

 

Forwell

 

“你是吾的,没有吾的允许,你不能擅自先离开!”

 

“抱歉,吾错了...求你、求你...保护她...”

 

“吾爱你...”

 

他还是得到了他想要的,但是为什么,会流泪呢。

 

 

Old

 

他年湖畔初相识,而今坟野已萋萋。

 

 

 

Ps

 

 ‘当你失了踪,我真想过杀死她。’摘自————《杀他死》


陳年往事(親情向)

•對於結局的設想

•可能是坑

•文渣

“呜咽回风,尘散天地,无数过往,无尽未来,共烟云灰灭;

身,随遇而安,心,无负所择;

一琴一樽,是遗向此世的最终见证;

从此以后一切不存,再无人能说平生。”

低沉地話語,訴說著無法修改的結局。

只見那抹紫影,消散於天地間,殆盡。

伴隨著被婦人抱于怀中的孩童,

閃過的魔皇陵中,沉眠的魔皇,

昔日的好友,

失憶的黑色十九,

冥冥中似有感應,

是悵然,

是悲痛,

亦是惘然,

似無從探起,卻又依稀明曉了什麽。

-------

“父親,吾歸來了。”

一道黑色身影踏步而來,沉穩中捎帶幾分急促。

昏黃的天幕下,斷壁殘垣,只餘留一矗立於風中的石碑,經過千萬年的風霜滄桑,似乎在無情的訴說這什麽。

氣力震開層層塵埃,石碑上赫然露出三個苍劲有力的大字--[逍 遙 居]

只見那道黑色身影緩緩走近,卻是那本該存在於千萬年前,消失在曆史長河中的人物--魔皇。

“父親……”

回歸所帶來一切激動於期待皆破碎,呈現地,是最為殘酷的預感。往昔的過往一一回首。

魔者伸手撫上石碑,明曉的結局。話語中盡帶悲痛。

“哈……”

忽而一聲冷笑,似笑這無情的現實。

“吾兩世重生,兩世歸來,盡是得如此結局!!哈哈,可笑,可笑!”

  伴隨魔者的怒火,一時罡風獵獵,塵土驚起,碎石飛濺。

   塵埃過後,一抹白色印入了眼簾,放眼望去,還有一張陳舊的古琴,這竟都是那人生前之物。

    许是借著那人殘餘靈力,才能保留至如今。

    小心翼翼地將之一一拾起於懷中,正當晃神間,心神一通,竟冥冥之中有所感應!

這舊人之物中原藏一抹殘魂!

絕望迷茫之中,終於看得一線希望。

“父親,”

“吾會想盡辦法救你。”

“到那時,到那時…”

吾定要你,達成約定。

  未盡的話,逝於風中。